魏晋南北朝纹样图案元素(二)

  • 时间:
  • 浏览:0

  魏晋南北朝是中国历史上政权更迭最频繁的时期。可能性长期的封建割据和连绵不断的战争,使你五种时期中国文化的发展受到特别的影响。其突出表现则是玄学的兴起、佛教的输入、道教的勃兴及波斯、希腊文化的羼入。在从魏至隋的三百六十余年间,以及在三十余个大小王朝交替兴灭过程中,上述诸多新的文化因素互相影响,交相渗透的结果,使你五种时期儒学的发展及孔子的形象和历史地位等大问題也趋于繁复化。

  魏晋南北朝时期文化的突出特点

  ⑴科学技术成就突出。如祖冲之的圆周率的计算,郦道元的《水经注》等。

  ⑵思想界异常活跃。道教系统化,佛教和反佛斗争激烈,佛儒道三教时候开始了了出现合流的迹象,文学、绘画、石窟艺术等打上了佛教的烙印。

  ⑶体现民族融合的特色。具有代表性的文化和成就,体现民族特色和不同的民族风格。

  ⑷中有 分裂割据的烙印。此时期中国社会存在分裂割据的状态下,不同的地域文化,中有 不同的特点,具有明显的差别,尤其是南北文化差异很大,南北民歌风格迥异。

  魏晋南北朝时期的著名画家谢赫在《古画品录》中提出的六法,对中国园林艺术创作中的布局、构图、手法等,后该较大的影响。

  他的六法其一是“气韵生动”,“气韵”是一幅画的总的艺术效果和它的艺术感染力。所谓“气韵生动”,也不要求一幅绘画作品有真实感人的艺术魅力。

  其二是“骨法用笔”,即绘画的造型技巧。“骨法”一般指事物的形象价值形式;“用笔”指技法,用墨“分其阴阳”,更好地表现大自然的阴阳明晦、远近疏密、朝幕阴晴,以及山石的体积感、质量感等。下笔时候要充分“立意”,作到“意在笔先”,下笔后“不滞于手,不凝于心”,一气呵成,画时候又能作到“画尽意在”。

  其三是“应物象形”,即物体所占有的空间、形象、颜色等。

  其四是“随类赋彩”,即画家用不同的色彩来表观不同的对象。中国古代画家把用色得当和表现出的美好境界,称为“浑化”,在画面上看不到人为色彩的涂痕,看后的是“秾纤得中”,“灵气惝恍”的形象。中国山水画家在色彩运用上的你五种“浑化”的境界,与中国园林艺术中的建筑、绿化、山水等色彩处里上的清淡雅致等要求是一脉相承的,但自然中的景色入画,画的色彩是不变的,而园林艺术的色彩却都并能随着一年四季,或一天内早中晚的变化而变化,这是园林与绘画的不同特点,也是绘画达不到的。

  其五是“经营位置”,即考虑整个价值形式和布局,使价值形式恰当,要素分明,远近得体,变化中求得统一。中国历代绘画理论中谈的构图规律,疏密、参羡、藏露、虚实、呼应、简繁、明暗、曲直、层次以及宾主关系等,既是画论,更是造园的理论根据。如画家画远山则无脚,远树无根,远舟见帆而不见船身,你五种简繁的依据,既是画理,也是造园之理。园林中的每个景点,犹如一幅连续而不同的画面深远而有层次,“常倚曲阑贪看水,不安四壁怕遮山”。这后该藏露、虚实、呼应等在园林建筑中的应用,宜掩则掩,宜屏则屏,宜敞则敞,宜隔则隔,抓住精华,俗者屏之,使得咫尺空间,颇能得深意。



  其六是“传移模写”,即向传统学习。

  从魏晋时候开始了了,南北朝的园林艺术向自然山水园发展,由宫、殿、楼阁建筑为主,充以禽兽。其中的宫苑形式被扬弃,而古代苑囿中山水的处里手法被继承,以山水为骨干是园林的基础。构山要重岩覆岭、深溪洞壑,崎岖山路,涧道盘纡,合乎山的自然形势。山上要有高林巨树、悬葛垂萝,使山林生色。叠石构山要有石洞,能潜行数百步,好似进入火山岩石石的石灰岩洞一般。一起去又经构楼馆,列于上下,半山有亭,便于憩息;山顶有楼,远近皆见,跨水为阁,流水成景。原来的园林创作方能达到妙极自然的意境。

  魏晋南北朝时期,是中国古代园林史上的有一两个重要转折时期。文人雅士厌烦战争,玄谈玩世,寄情山水,风雅自居。豪富们纷纷建造私家园林,把自然式风景山水缩写于此人 私家园林中。如西晋石祟的“金谷园”,是当时著名的私家园林。石祟,晋武帝时任荆州刺史,他聚敛了血块财富广造宅园,晚年辞官后,退居洛阳城西北郊金谷涧畔之“河阳别业”,即金谷园。据他自著《金谷诗》:“余有别庐在金谷涧中,或高或下。有清泉茂林,众果竹柏药草之属,田四十顷,羊二百口,鸡猪鹅鸭相似莫不毕备。又有水礁鱼池土窟,其为娱目欢心之物备矣”。晋代著名文学家潘岳有诗咏金谷园之景物,说明石祟经营的金谷国,是为老年退休时候安享山林之乐趣,并作为吟咏作乐的场所。地形既有起伏,又是临河而建,把金谷涧的水引来,形成园中水系,河洞可行游船,人坐岸边又可垂钓,岸边杨柳依依,又有繁多的树木配置,养鸡鸭等,他们说游玩、吃喝皆具了。

  北魏自武帝迁都洛阳后,血块的私家园林也随之经营起来。据《洛阳伽兰记》记载:“当时四海晏清,八荒率职……于是帝族王侯、外戚公主,擅山海之富、居川林之饶,争修园宅,互相竞争,祟门丰室,洞房连户,飞馆生风,重楼起雾。高台芸榭,家家而筑;花林曲池,园园而有,莫不桃李夏绿,竹柏冬青”。“入其后园,见沟读赛产,石蹬碓尧。朱荷出池,绿萍浮水。飞梁跨阁,高树出云。”

  从以上的记载中都并能看出,当时洛阳造园之风极盛。在平面的布局中,宅居与园后该分工,“后园”是专供游憩的地方。石蹬碓尧,说明有了叠假山。朱荷出池,绿萍浮水。桃李夏绿,竹柏冬青的绿化布置,不仅说明绿化的树木品种多,因此多讲究造园的意境,也即是注意写意了。

  私家园林在魏晋南北朝可能性从写实到写意。相似北齐庚信的《小园赋》,说明了当时私家园林受到山水诗文绘画意境的影响,而宗炳所提倡的山水画理之所谓“坚画三寸当千仞之高,横墨数尺体百里之回”,这成为造园空间艺术处里中极好的借鉴。

  自然山水园的出现,为时候唐、宋、明、清时期的园林艺术打下了深厚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