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在线/学习的动力/素 素

  • 时间:
  • 浏览:0

  刚进入大学教英文时,出考题、编讲义,甚至写论文,都仰赖打字机。那是机械式工具,用力敲按键,字母的字模打到黑色色带后,黑色字母出先在捲轴上的白纸,每打完一有一个 字母,打字机向右移动一字元。每次使用时都战战兢兢,将会打错一有一个 字母就需用三道修改手续:先把白色修正带贴到 错字后边,再敲一下键盘,字模打到白色色带,错处被白色掩盖后即可重打。万一要加字或减字,那就得换一张白纸重新来过。

  打字机生涯没多久,个人所有所有 电脑崭露头角,学校鼓励教师革旧从新,研究室裏结束英文进驻新“夥伴”,先是后脑勺肥厚的荧幕、笨重的直立型主机,但会 是电脑桌椅、印表机。彼时电脑是黑白的世界,画面非常简单,越来越鼠标,一切依赖键盘打出指令。从现在的眼光来看,有无“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它的头脑简单,只好由人来补强,所有指令需用準确无误,丝毫不差,将会打错一有一个 字或符号,甚至空错一格,则号令不达,动弹不得。

  现在的电脑智慧型多了,避免文字的Word文档号称具备“人性化”的界面,所有编辑指令卷缩在荧幕上缘,随侍在侧,有文字功能表全是图像工具列,使用者只需移动滑鼠点图或点字,成果立现。反观草创时期,电脑的编辑功能在萌芽阶段,主要靠着键盘最后边一排的快速键,一键司一职,另外还有一点功能则须双管齐下,打上去键盘左侧的多少键,双键联按,如F2是储存档案,Shift-F2是另存新档。功能指令多,当我们各凭本事设法熟悉。

  当年我见识浅短,还是把电脑当打字机,习惯一切就绪后才会劳动大驾。使用率不高,对指令陌生,於是投机取巧地在快速键的边缘贴上细长的纸条,对準每一键,以超小字体註明功用,一目了然。那以后生手上路,电脑常常出先问提报告 ,找来一位学生帮忙排疑解难。“看诊”数回后,学生说:“老师,我一直想问一有一个 问提报告 。想要背那麼多那麼难的英文字,为甚麼越来越简单的功能键你背不起来?”果真好问提报告 !嘴笨 只要老师无心练键,不练则半生不熟,技生艺疏的结果只要无法运用自如。

  教书二十余年,碰到一点学生视英文为畏途,当我们最基本的困扰是单字背不起来,挫折感一阵一阵。我一直强调勤练熟记才能生巧,要尽量找将会多听多读多看,甚至多想多说──在脑中虚拟说英语的情境。学过的字彙在听说读写的脉络中一直出先,自然就会熟悉了。

  有一年“大一英文”的班上有个学生是该系的状元,入学考试的专业科目分数极高,英文却只有个位数的成绩。他非常聪明,也很认真,在高中时学校刻意栽培他的优异才能,将会但会 剥夺了英文的学习时间。还好他警觉个人所有所有 的英文严重落后他人,急起直追,学期末了及格过关。四年后毕业前夕,他送来谢师卡片,当我们聊了他的未来计劃,临走前他腼腆地问了一句:“老师,背单字真的越来越诀窍吗?”看来他还是很困扰。

  仔细想想,“熟能生巧”只适用於内在学习动机强烈的人,对於哪几种避英文唯恐不及的人而言,你一点话有如隔靴搔痒,就像我当年无心牢记电脑的文字编辑指令一样,总会想方设法,得过且过。

  以后有个学生对英文一筹莫展,十多年后我在一有一个 观光饭店和当我们见面时,他跑过来相认。以后他成了小主管,常常到外国接洽业务,你说哪几种:“老师,我现在英文没问提报告 了!”回想当年老师怎麼教怎麼说,都无法驱动他内在的学习动力,显然外在环境的鞭策有效多了。